餘震

天堂裡沒有地震

孩子 天堂裡沒有地震

-獻給在北川地震中遇難的愛子馮瀚墨-

點圖放大
不堪一震的北川農家房舍(圖/李振盛)

兒子,我最愛的兒子,九天過去了,我和你的媽媽依然不知道你被掩埋在曲山小學廢墟下的哪個地方。我們無數次前來找尋,我們帶著希望而來,帶著絕望而去。我們知道,你要決絕地離開,回到天堂。

點圖放大
馮瀚墨

兒子,我最愛的寶貝,天空又開始飄著細雨,你躺在冰冷的地下,不知道冷不冷。每當夜晚來臨的時候,我擔心你,孤零零地躺在那裡,怕不怕。

兒子,你走了,帶走我們所有的希望,帶走我們賴以生存的幸福。你的媽媽,天天以淚洗臉,你的爸爸,悲痛欲絕,我們還不敢把你離去的消息告訴最疼愛你的爺爺,我們還瞞著他。如果他知道自己最愛的孫兒,如今已陰陽相隔,不知道該遭受怎樣的創傷。

孩子,我最親愛的孩子,爸爸媽媽無時無刻不在想你,在盼你歸來,但我們知道,你永遠回不來了,你到了天堂,那裡有鮮花,有藍空,只是沒有恐懼的地震。孩子,你回不來了,你曾經溫馨的家如今已經倒塌在廢墟裡。

點圖放大
馮景瀚墨

你媽媽說,你是上天安排給我們的小天使,七年裡,你帶給我們無數快樂和歡笑,你帶給我們對未來的無數憧憬和規劃。也許,上天只給你准許了七年的假期,時間到了,你就毫不猶豫地離開了我們,回到了天堂。

知道嗎,孩子,你離開之後,你的奶奶、外婆、外公,伯伯、姑媽、姨娘、舅舅肝腸寸斷,痛不欲生,誰都不能相信,我們最愛的瀚墨,走了,永遠的走了,連一句再見也不說出。

兒子,從出生以來,你就是我和你媽媽的驕傲,你健康、活潑,不吵夜,不害大病。

兒子,從出生以來,你就是爺爺和奶奶的寶貝,你愛他們,他們也愛你,幼稚園時,老師發了奶,你吵著要給爺爺奶奶喝,爺爺奶奶說,瀚墨是個孝順的孩子。

點圖放大
獻給我遠在天國的愛子馮景瀚墨

兒子,從出生以來,你就是外婆外公的心肝,外婆外公到家裡來,你給他們拿水果,端茶。外婆外公說,瀚墨是個懂事的孩子。

從幼稚園到小學一年級,你聰明、伶俐,成績優秀。老師愛你,喜歡你。半期考試,你每科都是99.5分,大家取笑你叫馮99。

邊寫,我的淚水一邊不住的流,還有許多寫給你的話,孩子,等父親心緒平靜一些之後,再說給你,兒子,我最愛的兒子,願你在天堂活得快樂,因為,你們班裡,還有45個孩子,與你一起,共入了天堂。

發表於:

新浪博客-北川地震 瀚墨祭
發表時間:2008-05-21 12:12:12)
作者:二馬羊羽=馮翔


附錄1:關於馮翔

自殺幹部馮翔的多面人生

點圖放大
馮翔

他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用了12年的努力,由一位鄉村老師,躋身為宣傳部副部長,但他在博客中說自己“我本苟且偷生”;

他是一個喜歡海子的詩人小說家,他上學時就曾和同學一起出過詩集,他寫的《策馬羌寨》被評價為羌民族的《塵埃落定》;

他是一個愛恨分明的漢子,當他無力改變這個世界的話,他會選擇改變自己。

4月20日凌晨(2009年),年僅 33歲的北川縣委宣傳部副部長馮翔自縊身亡。

選擇死亡的馮翔是震後災區一個普通的基層幹部——在公眾眼裡,他是抗震救災中的英雄;在領導眼裡,他是災後重建工作的骨幹;在群眾眼裡,他是國家幹部。而事實上,他同樣是在這場大地震中與別人並無分別的受害者。

馮翔身上有他自己獨有的孤獨與寂寞,也有災區基層幹部共有的經歷和壓力。在大地震中面對了生死和經歷了生死之後,馮翔之死不僅讓我們看到一個災區幹部的內心,也讓我們看到災區一個普通人的掙扎。

點圖放大
馮翔與兒子馮景瀚

一個完美主義者

馮翔在宣傳部是一名事業幹部,按照規定是不能提拔當領導的。但是在地震之後,像他這樣特別優秀的事業幹部,才可以補充到宣傳部的領導崗位。

“弟弟做什麼事情都追求完美”。這是孿生哥哥馮維政對他的評價。

1976年9月19日,北川縣禹裡鄉青石村,一戶馮姓人家誕生了一對雙胞胎兄弟。哥哥叫馮飛(後改名叫馮維政),弟弟比哥哥晚出來8分鐘,叫馮翔。從字面意思上,不難理解父母對兩兄弟寄予的期望。

馮翔的好友回憶說,“農村如果有2個孩子,一般只能有1個孩子上學,所以家長有時還要抓鬮決定。但是,馮翔和哥哥都上了學,家裡的壓力可想而知。”

1993年,馮翔初中畢業後,沒有直接上高中,而是考進了鹽亭師範學校。“當時,一個家庭走出一個中師,或者中專,就是‘山溝裡飛出了金鳳凰’,因為畢業之後就可以分配工作。”馮維政說。

同班同學回憶,在讀師範的時候,馮翔的生活依舊很艱苦,“但是馮翔的成績非常優異。後來他就是因為自己的才氣,才得到了家境優越的妻子的欣賞和傾心的。”

1996年師範畢業後,成績優異的馮翔並沒有被分到縣裡的小學,而是去了偏遠的壩底鄉。

"1998年他進入壩底鄉中心小學,半年不到他就當上了壩底鄉小學的教導主任,並且還通過自學考試拿到了漢語言文學的專科學位和學士學位。中專生的底子都很薄,他真是下了很大的工夫。”

由於文學底子好,經常發表文章,2005年,馮翔被借調到宣傳部工作。

2008年6月,由於在抗震救災中表現優異,馮翔被提拔為北川宣傳部副部長。

好友回憶,馮翔在宣傳部是一名事業幹部,按照規定是不能提拔當領導的。但是在地震之後,像他這樣特別優秀的事業幹部,才可以補充到宣傳部的領導崗位。

從1996年到2008年,由一位鄉村老師成為宣傳部副部長,馮翔用了12年時間。

“馮翔當上宣傳部副部長,這在他師範學校同班同學中職務是最高的。”朋友趙先生說,但是,人們只看到了馮翔的成功,卻忽略了在這背後,他所付出的艱辛努力。正如他《我只告訴您三點》所言“我本苟且偷生”。

當上宣傳部副部長並非人們想像中那樣風光,相反像他這樣的科級幹部,最容易被老百姓罵。

“你想想嘛,縣長縣委書記屬於縣裡的高層,一般百姓不找。普通科員不管事,百姓找了也沒用。所以,像他們這種官員最容易成為百姓的出氣筒。”馮翔一位在政府工作的朋友分析說。

點圖放大
北川自縊官員馮翔骨灰葬小學廢墟與子同眠

一個喜歡海子的詩人

馮翔很喜歡詩人海子,哥哥馮維政說,“馮翔的死,讓我馬上想到了詩人海子的死。”

馮翔愛好文學,已經到了癡迷的狀態。好朋友趙先生說,他特別愛書,地震後垮塌的房子裡有一屋子書。

王官倫是馮翔在鹽亭師範學校的上下鋪同學。

1996年,當3年師範生涯快畢業的時候,馮翔說想出一本詩集。“他就和王官倫在學校外租了一間小房子,最後終於出來本詩集叫《藍鷹草》,一共印了1000本。”趙先生介紹說。

去世前,馮翔還創作了一本近30萬字的小說,原名叫《袍哥人家》,後來改名為《策馬羌寨》。馮維政對記者說:“這本書全景反映了羌族繁衍生息、生活、情感、歷史、鬥爭的狀況。這部作品傾注了他大量的心血。”

“看到這本書,都覺得這是羌族的《塵埃落定》。”馮翔作家圈的朋友如是評價。

“馮翔的死,讓我馬上想到了詩人海子的死。”同是綿陽市作家協會會員的哥哥馮維政對記者意味深長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1989年3月26日,詩人海子在山海關臥軌自殺。留下了許多朗朗上口的詩句。“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周遊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憑我對海子的理解,海子對社會的看法是純淨的,他是用天真的眼光來看待這個社會的。相比之下,我弟弟是有分辨性地看這個社會。否則,他無法在這個社會上生存下去。”

今年清明前夕,馮翔曾經寫下一組名為《望鄉台》的詩歌,被很多網友記住。其中有幾句是這樣的:“望鄉台,望得見悲傷,望得見思念,卻望不見故鄉”。

馮維政說,馮翔也很喜歡海子,所以他會像海子那樣,勇敢地選擇了一種決絕的行為,去結束自己的生命。

一個重情義的漢子

“他是一個有血有肉、不虛掩、不誇張的人。如果你是一個有血性的人,當你無力改變這個世界的話,你只能改變你自己。”

“我弟弟是一個愛恨分明的人,品行低下的人,絕對不屑與之為伍。”馮維政說。

在他的理解裡,馮翔的“愛”主要體現在親情、友情、愛情、舐犢情。

在馮翔的遺書《很多假如》中,第一段話是:“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哥哥,請您擔當起照顧父母的重任,我來到這個世間,本就是來體會苦難、承受苦難的。要不,我們怎麼能以孿生兄弟的面目出現。”

馮維政說,弟弟之所以這麼寫,是因為當年母親懷了他們兩兄弟後,因為農村沒有條件產檢,所以當時她並不知道是雙胞胎,當生了他後,肚皮還沒有消。所以大舅就在母親的床底下放了一槍,這是為了刺激一下媽媽生產。

“弟弟晚出來8分鐘,當時處於窒息狀態,還是我外婆人工呼吸救下的。馮翔每次都說,是外婆救了他的命。”

1997年,外婆去世,他非常傷心,兩兄弟都不約而同各自準備了一個日記本,每天寫一篇文章,懷念外婆。

王官倫說,馮翔是一個大孝子,他的孝順一直影響著自己。

“他是一個有血有肉、不虛掩、不誇張的人。如果一個有血性的人,當他無力改變這個世界的話,他只能改變自己。”最後,馮維政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發表於:

齊魯晚報
發表日期:2009-04-22
作者:本報特派記者 楊珂 張躍偉 北川報導


附錄2:關於汶川大地震

點圖放大
← 5月13日上午,川北縣受災嚴重,一名倖存者被發現。

如果你不知道汶川大地震,請參考這裡:維基百科

 


附錄3:

北川最美賣花女自立自強 走出陰霾開新店

點圖放大 5月13日上午,川北縣受災嚴重,一名倖存者被發現。

龔芳是一名生活在北川縣的羌族女孩,3年前的一場災難奪走了她父親的生命,同時也摧毀了她原本富裕、安樂的生活。也就是在那場地震之後,龔芳開了一家柴棚花店,取名“愛心花店”,並且只賣菊花,因為菊花是龔芳的父親生前最喜歡的,也是龔芳唯一的寄託。

災難讓這個從前衣食無憂,成長在父親關懷下的小姑娘,必須獨自面對生活的風雨,成長有的時候來得如此突然,也如此殘酷,哪怕你還沒準備好,卻無法逃避。仿佛昨日就是一場夢,當我們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一切都已經變了。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龔芳又可以繼續她家裡的生意,開金店……生活,也就從此有了希望。

點圖放大
5月13日,在四川綿竹縣漢旺鎮一所中學內,救援人員經過十幾小時的艱苦努力,終於從廢墟中救出一位女學生。

又是一年清明節,龔芳也有了新的打算,時間是撫平創傷的良藥,至少能讓這個姑娘把傷悲深埋在心底,勇敢地去面對新生活。龔芳和哥哥始終記得父親最喜歡的菊花,而且今年,她打算把手裡的花送到每一個失去父親的人手裡,送到每一個前來祭奠者的手裡,讓父親生前最愛的那朵花,開在每一個像她一樣被災難打倒,又堅強地站起來,重新面對生活的人的心裡,讓這份愛去溫暖每個人的心靈,讓女孩美麗的笑容和花朵一起告訴我們,別擔心,我們很好。


視頻:優酷-[拍客]北川賣花女孩孝感天下 真情書寫大愛無疆

視頻:YouTube



同步發佈:遇有網路塞車時,請嘗試下方連結

北斗星 – PChome 新聞台Blog 北斗星 咖啡座
北斗星 留學網  

圖片連結:

PCHome-老山羊的相簿-Blog04

Picasa-Blog04


標籤:北川,汶川,512三周年,龔芳,馮翔,馮景瀚,馮景瀚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四月 2011
« 三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d 位部落客按了讚: